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情意绵绵 >> 内容

执念。尽待这一世

作者:佚名    来源:不详    添加时间:2021-05-04 15:46:29    点击:90次

  核心提示: 时间:2012-01-29 11:44来源:未知 作者:菜头小墨 点击:次网友评论 凄风瑟瑟,散尽了一室喧嚣。 堂前燕雀已去,空余琴音孤鸣。 千里鸿雁传书又只一句:安好。 她浅笑着侧头北望,看青灰色的天掩入白皑覆下的青山之间。 塞外战事连年,他一别已是数秋。 塞上胡尘难尽,多少白骨祭了青天,...
时间:2012-01-29 11:44来源:未知 作者:菜头小墨 点击:次    网友评论 凄风瑟瑟,散尽了一室喧嚣。 堂前燕雀已去,空余琴音孤鸣。 千里鸿雁传书又只一句:安好。 她浅笑着侧头北望,看青灰色的天掩入白皑覆下的青山之间。 塞外战事连年,他一别已是数秋。 塞上胡尘难尽,多少白骨祭了青天,而忠魂尤难换得盛世安定。 如此,他未

凄风瑟瑟,散尽了一室喧嚣。
堂前燕雀已去,空余琴音孤鸣。
千里鸿雁传书又只一句:安好。
她浅笑着侧头北望,看青灰色的天掩入白皑覆下的青山之间。
塞外战事连年,他一别已是数秋。
塞上胡尘难尽,多少白骨祭了青天,而忠魂尤难换得盛世安定。
如此,他未归。
如此,她难见。
只有苦守雁书,任得这般轻擦的时光翩然,渐或着红了桃李,又白了青山。
红颜如玉也终难敌光阴琢雕,白了双鬓,凋残了无瑕芙容。
她回忆着当年别时他的模样,轻勾琴弦却又落寞罢手起身。
那张千百次在心间绘下的容颜依旧清晰,却薄凉了那时的温暖。
如此,琴曲拔来又堪为何,终不过一声呜咽,已无人为之欢颜,更无人伴琴音笑酌,兴至之时执笛相对合奏。
望去亭边败叶枯荷,她苦笑着闭上眼:秋之芳菲尽,而来年终复盛景。花期虽苦短,却能知晓唯需待得来年春。然你唯许誓言,却未诺下归时。这荏苒时光中,我还有多少个花期能待你荣归。兴许,还不若那池清莲久长。
也罢。
如此,至少不曾负你。
睁开眼,她习惯的侧身北望,青山绵延如故。
别离光阴渐长,相寄音书渐短。
她知晓,不是他无心,只是无力。连年战事,将士已心身俱惫。
她从未回寄雁书,只每每看罢,便于雁书后提下一行娟秀的小楷。
待他归来。是她痴守的执念。
爱与不爱,也许早在等待的岁月中浸入了骨髓。
如今,无需它言。只是因那人是他。
然只这一执念,她终亦未得如愿。
战事将定那年,突至的时疫匆匆夺去了江南尽乎半数之人,其中也有她。
最后那刻,她吃力的望向北方。那双已不清明的双眼半睁着,伴着唇畔勾起的弧度明灭着点点笑意。
来年,没蹄的浅草掩去了踢踏的蹄声。
他一身未卸的戎装,默然着立在别时府前。由今已无从再见得惜别那人温婉含笑相望的眼。
然却是不知何处传来醇醇酒香和绵长的音律。
他负手背向府邸,抬头望着碧蓝的苍穹,久久不曾低下。
然他眼角有点点水光一闪而过。
良人荣归,酒亦香醇,而袅袅琴音夹杂笛声之中却再无那人。
终只余落残纸间:君若安;妾心安。
 


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红旗文学网(www.hongqimeifa.com) © 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• 备案号: 冀ICP备2023006103号-2号